歐兔歐:支付平臺整肅"二清"再升級 微信支付和微店決裂日期:2017-6-20 閱讀:593

誰也沒想到,同為“微”系列的微信支付和微店如此輕易就走向了決裂。

6月14日起,微信支付悄悄封殺了微店的支付端口,引起了微店入駐商戶的集體反彈。

早在今年3月,經濟觀察報從接近監管人士處了解到,多家電商服務平臺在此前半年間陸續接受了央行的約談調研和窗口指導。

然而,由于涉及大量技術整改問題,在過去的3個月里,微店的整改工作推進遲緩,出于金融風險防范的初衷,微信支付封停了微店接口。

公開資料顯示,微店于2014年1月1日上線,隸屬于北京口袋時尚科技有限公司(口袋購物),官方數據顯示有近7000萬商家。口袋購物曾于2014年宣布完成一筆3.5億美元的C輪重磅融資,騰訊參與投資了1.45億美元,占股比例達到10%。其他投資方還包括H Capital、老虎基金、Vy Capital和DST。“雙方都是騰訊背景,本以為合作非常牢固,即使此前確實有過一些風險上的提示,也想著不至于把支付端口直接關了。”一位接近微店的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

而截至發稿前,經濟觀察報記者撥打微店官方電話仍無人接聽。

商戶正常經營受阻

經濟觀察報在微信中找到微店服務號,發現所有商品購買的支付頁面均顯示微信支付“業務調整暫停使用,將在業務升級完成后恢復”,而除微信支付以外,還可以選擇使用銀行卡支付和去微店APP支付。

事實上,選擇下載微店APP購買商品依然擁有支付寶和銀行卡付款等多項選擇。但經濟觀察報從多家微店商戶處了解到,真正會選擇下載APP進行購買的消費者少之又少。

微店一上海商戶告訴經濟觀察報,日常交易流量絕大多數來自微信,且基本全部采取微信支付的方式,無法微信支付損失嚴重,“今天下單的沒有一筆付款,很顯然就是到了支付環節卡殼了。”

“這兩天一邊推廣店鋪,一邊還要回答朋友為什么不能微信支付的問題。”浙江一位微店商戶告訴經濟觀察報,用微店無非圖個免費方便,“以前轉賬、發貨都沒有第三方背書,買家也看不到實時快遞信息,就想著有一個平臺可以把支付服務、物流信息這些問題都系統解決,微店正好滿足了這個訴求。但現在微店用不了微信支付,效率就大打折扣。銀行卡付款麻煩,許多客戶不買了,還有一些提出了微信轉賬再讓我按照地址發貨的訴求,但是這么做一方面有人擔心賣家信用,另一方面溝通成本也大大增加。”

一位微店商戶告訴經濟觀察報:“這幾天的交易不暢讓大家對微店平臺失去信心,老板已經直接讓我們更換平臺了。”

事實上,除了下線微信支付,6月12日微店就正式發布了調整交易手續費補貼的公告。信用卡微店交易將收取1%的手續費,手續費由賣家承擔。微店方面表示,此舉是為了增加信用卡惡意套現的成本,新的收費標準從2017年6月16日起實行。“微信支付封殺微店或許是承壓于監管訴求,協助肅清二清,打擊套現或洗錢的行為,但是下載APP之后支付寶依然可以支付,這就意味著,對于真正想套現或洗錢的人來講,其實并沒有什么區別。”我愛卡主編、資深信用卡研究專家董崢告訴經濟觀察報,“所以采取直接封殺的方法未必理智。”

增加套現成本防范洗錢

“諸如微店這樣的手機開店軟件,天然就有移動端基因。模式非常輕,只有輕的模式才能帶來快的速度。而且商戶入網基本不存在門檻,較傳統電商平臺而言,商戶審核要寬松得多,提交基本資料就可以開店。很早就引入了與微信、支付寶等支付機構的合作,但支付機構僅僅是以支付通道的角色介入,并未對其平臺本身的賬戶體系進行托管。但從風險的角度而言,這也為套現提供了便利空間。”一家第三方支付機構副總裁告訴經濟觀察報,“操作上來講,注冊一個商家,一邊綁定自己的收款賬戶,一邊利用信用卡套現完全可以實現。”

經濟觀察報在百度搜索“微店套現”,顯示結果多達26.3萬個。

上述接近監管的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類似的情況并不僅僅存在于微店。在類似的商業模式中套現比例相當高。但與此同時,無論是微店還是微信支付都沒有能力就單筆交易對此類風險進行核實判斷。“有一些數字能夠看出,交易比例中存在異常,但就單筆交易而言,很難精準判斷是否存在套現行為。”該人士表示。“監管層在關注互聯網金融風險之際,留意到不少電商平臺在實際從事業務的過程中使用的是‘大商戶’和‘二清’模式。因為資本的涌入,不少互聯網企業近年來發展得很快,但對于監管而言,在合規性問題沒有解決的情況下,風險也會隨著規模的膨脹與日俱增。”一位接近監管的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如微店這樣的平臺類商戶雖然不是金融或類金融機構,也沒有支付牌照,只要它有機會變相從事金融業務,就有必要被納入監管。

其分析認為,這些電商在貨款結算的邏輯上與傳統的商場業務十分一致,都是統一收受客戶的貨款,然后分發給平臺上的各個企業,因此必然會存在貨款資金在其平臺滯留的情況。“但從風險的角度來講,二者最大的區別在于:一、線下實體商場跑路一般是區域性的風險事件,影響較為有限,互聯網則沒有邊界,極有可能釀成全國性風險事件;二、商場主跑路的時候通常會留下固定資產,跑路的成本比較高,而電商平臺則多數是輕資本運營,成本無非就是點服務器、辦公用品。”

上述接近監管的人士表示,“現在這些互聯網平臺發展都非常迅速,規模小的時候監管不一定會留意到其背后的潛在風險。但是發展到一定規模,自然會引起監管重視。這些風險本質上和P2P、非法交易所二清機構一樣,只要賬戶上存留的資金到達一定規模,一跑路就會引發連鎖的民生問題。針對這類機構,最保險的做法就是將風險防患于未然。”

但嚴控風險的同時,累及大量無辜商戶也是不爭的事實。

事實上,所謂“二清”,指的是支付公司或銀行先將POS機的結算款支付給某一個人或某一家公司,再由這家公司或個人結算給商戶,此種行為均屬于違規行為。

客觀而言,二清模式并不一定意味著套現或洗錢。但在這種模式下,套現或洗錢的難度大大被降低了。“套現本身并不一定違法,甚至是市場剛需。現在某些平臺的商業模式就是基于套現的邏輯,比如現金分期。如何界定和管理套現行為是核心。監管真正要打擊的是惡意套現,比如制造他人信用卡偽卡進行套現,套現之后不還等,現在監管也開始采取一些手段,比如對個人持卡數量進行限制等。”董崢告訴經濟觀察報,但就平臺而言,對風險真正行之有效的管控措施應該在前端,“比如在商戶審核上進行更嚴的把控,對于用戶的實名制認證更加嚴格。

快乐扑克开奖号码